云南龙陵县黄龙玉产业的初始乱象和解决之道 - 行业新闻 - 黄龙玉,黄龙玉籽料——中国黄龙玉网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云南龙陵县黄龙玉产业的初始乱象和解决之道

作者: 来源:昆明信息港 日期:2011-12-26 10:17:00 人气:

 
在龙陵县的珠宝交易市场,每天一大早就有玉石毛料商人摆地摊。本组图片 都市时报记者 孟俊 摄
 
 
 
玉雕厂的工人正在进行雕刻 都市时报记者 孟俊 摄

    黄龙玉近年价格暴涨,给主要产地龙陵县带来经济和环境危机

    为了引导相关产业有序发展,当地出台系列政策大力“纠偏”

    龙陵:“黄龙玉之乱”催生政府新思维

    谈起黄龙玉,人们的第一印象往往是“价格暴涨”。现在,距离它被商人发现,已经过去了7年左右的时间,这期间,它的价格连番暴涨,从几毛钱一斤飙升到每斤万元以上,在中国投资市场掀起了一股新的投资热潮。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游资的炒作,是黄龙玉涨价的主要推手。目前整个玉石市场暗含的泡沫风险已不容小觑。

    在“疯狂的石头”涨价的同时,人们也在担心,无序的价格大起大落,是否会让黄龙玉步兰花、普洱茶的后尘?一时珠宝业界议论纷纷。在黄龙玉的主产区——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看来,让石头继续疯狂下去,并不是什么好主意。当地的计划中,依靠黄龙玉吸引外资、发展城市建设,已是一条必由之路。

    如何让龙陵的黄龙玉在珠宝玉石界站住脚跟,找寻一条良性的发展道路?这个问题,成为龙陵县“治玉”之路的开始。12月中旬,都市时报记者赶赴龙陵,对当地黄龙玉的市场现状和发展情况进行近距离观察。

    黄龙玉的“发迹”之路

    黄龙玉本来不叫“玉”,2004年之前,它还被称为黄蜡石。这种石头上世纪末在广东、广西被当作一种观赏石,很受藏友喜爱,其主产区为广东潮州和广西贺州。后因当地石头资源紧缺,有广西收藏家在保山市龙陵县发现了一种与黄蜡石极为相似的石头,云南产的黄蜡石一时成为两广商家关注的焦点。

    之后,人们发现产自保山的黄蜡石兼有黄色和红色,还拥有翡翠一般的硬度,适合雕刻成摆件、饰品。在众多的玉石品种中,它一度被认为是除新疆和田玉和缅甸翡翠之外“最优质的玉种”。2010年昆明石博会上,一块黄龙玉籽料标出了令人咋舌的9000多万元高价,让不少人惊呼“黄龙玉涨疯了”。

    黄龙玉的“发迹”之路,商人林金秋是一个见证者,也是一个从中得利者。由于留着长发、蓄着胡须,他在龙陵县被人叫做“林长毛”。与记者初次见面,他显得有点“凌乱”。后来才得知,前一天他刚刚获得中宝协颁发的“天工奖”,跟老朋友多喝了几杯。

    林金秋,福建莆田人,今年48岁。18岁时他开始做寿山石雕刻,之后在广东卖翡翠。2006年,他在瑞丽采购翡翠的时候,听当地人说从瑞丽回昆明的路上出了一种叫黄龙玉的东西,质地不错,他便来到龙陵县。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林金秋回到广东,带上自己的家人和20多个学徒浩浩荡荡赶到龙陵,做起了黄龙玉生意。

    “黄龙玉真是个宝啊!做翡翠生意的人只有一半赚钱,做黄龙玉的人有九成八都赚钱。”林金秋说,自从做黄龙玉生意以来,黄龙玉每年的价格涨幅都在20%左右。他没有谈及自己赚了多少钱,但他说潮州人曾融文起码赚了1个亿。

    说话间,来自昆明的买家刘家成便在他家花了20万元,买走一块水草料和一块玉雕佛像。“熟人,要不也不会卖这么便宜。”林金秋说。


 
龙陵县职业高级中学玉雕专业的学生正在学习对黄龙玉进行抛光。都市时报记者 孟俊 摄

    对于“黄龙玉5年价格暴涨上万倍”的说法,林金秋认为是媒体的一种误读。“当时这就是丢在地里没人要的石头,现在成了玉石,怎么比?况且地摊上的毛料和收藏多年的精品也是没有可比性的。”林金秋的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当地商人、专家的认可。

    “黄龙玉的价格其实不贵,相比同级别的翡翠、白玉,它的价格仍然在较低的水平。”作为商人的林金秋说。

    黄龙玉交易市场的诞生

    黄龙玉除了本身晶莹剔透、颜色鲜艳之外,其身价的不断上涨也颇能吸引人的眼球。珠宝业界担心,黄龙玉会步兰花和普洱茶价格暴涨又暴跌的后尘。业内人士认为,游资不断进入黄龙玉市场,会让这个市场的发展出现畸形。

    为此,2009年年末,龙陵县组建了黄龙玉协会,并由协会与保山黄龙玉公司共同组织实施黄龙玉公盘交易。在当地政府看来,这是建立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黄龙玉交易平台行之有效的方法。今年10月22日,投资3000多万元的“新保山龙陵县黄龙玉公盘交易中心”正式挂牌,成为亚洲最大黄龙玉交易中心。交易中心地址在320国道进入龙陵县的必经路段。

    12月11日,第四届中国黄龙玉高峰论坛在龙陵县举办期间,2011年黄龙玉第6次公盘交易会也在此时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黄龙玉专家和学者见证了一次黄龙玉毛料价值转换价格的过程。

    走进公盘交易中心,大厅两旁的货架上摆放着大小不一的黄龙玉毛料,货架通道的入口放着一个投标箱。摆放在大厅中央的一块重达3吨的山流水毛料最为惹人注意,其标价为319万元。

    交易规则是这样的,每块毛料都有一个底价,每一位竞标者手持一个标单,内有矿石编号、标底价、投标价大小写、投标人姓名等内容,填写完毕后投入标箱,等待第二天价高者得。

    12月12日,交易如期在公盘交易中心举行。美女主持人动听的声音并不为台下竞价者关心,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名字是否能够被主持人念到。当天,竞标者陈新勇是被喊到最多的人之一,他当天成功竞得9标,总共38万元。他因此成了对手恭维的目标。“我是跟几个朋友合买的,本来打算买100万的货……还是自己竞价太保守了。”陈新勇说,现在好毛料越来越少,因此多买点备用,他买回去主要用作加工玉雕。

 
林金秋展示一块上好的黄龙玉毛料

    竞价者买回去的毛料用途大多分为三类,一种是买回去制作成首饰、挂架、玉雕,然后卖个好价钱;一种是运到广东一带卖给珠宝商;还有一种则是外地商人拿回去收藏。据公盘交易的承办单位——保山黄龙玉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项家意介绍,自2009年以来,龙陵共举行黄龙玉公盘交易12次,累计交易额突破7500万元。

    项家意说,保山黄龙玉开发有限公司是国内唯一一家集黄龙玉勘查、开采、加工、销售为一体的股份制公司,目前取得了在小黑山1.67平方公里的开采权和34.78平方公里的勘探权。举行公盘交易,就是为了让黄龙玉的交易更加公平、合理。

    取得全国唯一开采权是否会造成价格垄断?项家意表示,每次公盘交易的时候,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7位专家对黄龙玉毛料进行底价评估,况且商家对市场的了解也让他们对价格有一个初步认识。“价格标得太高,没人买,就会流拍。”项家意说,黄龙玉是不可再生资源,未来企业将往深加工方面发展。

    万人上山挖石头,千顶帐篷布河床

    公盘交易中心的出现,以及保山黄龙玉公司独家获得开采权,这一切都缘于最初的“黄龙玉之乱”。

    在资本财富的聚焦和发酵下,一个大家本不熟悉的黄龙玉,迅速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黄龙玉现象”已成为“商品价格暴涨”的一个代名词。

    2004年,龙陵县境内发现黄龙玉矿石资源后,在利益的驱使下,当地曾出现大量私挖滥采矿石的现象。在当地人的印象中,万人同时上山挖石头在当时并不罕见,甚至一些外地人也参与到黄龙玉资源的争夺战中。当地村民发现自己的脚下居然藏着如此巨大的财富之后,纷纷弃田不种,改为挖地三尺开采黄龙玉。

    黄龙玉的主产区,在龙陵县东南方向约30多公里处的小黑山。而黄龙玉的次生矿床主要集中在小黑山附近的苏帕河流域。在苏帕河河底、河滩及河流两岸的田地中,都出产黄龙玉。由于现在小黑山主产区的黄龙玉矿产已经被龙陵县政府管制,很多农民就在苏帕河流域两岸安营扎寨,继续开采黄龙玉。

 
玉雕大师沈德盛正在给学生授课

    2009年都市时报记者在当地采访时就曾看到,干涸的河床上有好多人搭起帐篷,准备“安营扎寨”挖黄龙玉。外地人、本地人都有,甚至连缅甸人都有。

    郭正云是龙陵县象达乡的村民,在苏帕河挖石头已经2年多了。他每天上午11点下河,一直要挖到晚上天黑。跟很多当地农民一样,黄龙玉给他带来了从没想象过的巨额财富。郭正云说,他挖的最大的一块黄龙玉赚了10万块钱左右。据他所知,这儿卖黄龙玉的,最多的可以赚到七八十万元。

    下河挖玉时,郭正云和他的同乡就住在搭建的帐篷里。据了解,苏帕河中的黄龙玉集中在30多公里的流域内,这段流域的两岸有段时间曾扎下数以千计的帐篷。采石的人们把一段河道圈起来,用抽水机抽干水,然后开始挖掘黄龙玉。

    由于开采的人太多,再加上已经挖掘了四五年,这里已经挖不到质地好的黄龙玉了。现在,在30公里的苏帕河流域大约有几千名村民在河道内挖掘黄龙玉,植被遭到严重破坏。

    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保护玉石资源

    “为了保护和合理利用黄龙玉资源,龙陵县政府成立了以保山黄龙玉有限公司为龙头的企业,建立了矿山管理体制和利益分配机制。” 龙陵县黄龙玉协会会长侯德升认为,“利益分配机制是龙陵县的黄龙玉开发最为成功的地方,不仅得到国内国土资源专家的认可,也为当地老百姓提高了收入。”

    在这个利益分配机制中,保山黄龙玉有限公司进行公盘交易所取得的收入,65%纳入公司,35%由政府提取。在政府提取的份额中,县政府拿出20%用于矿山的整治,35.2%交给龙陵县龙新乡和象达乡用于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和当地教育,剩余的44.8%则按林地面积分配给当地的老百姓。从2009年10月分配机制实施到现在,每户农民平均分到1.5万元左右。在黑山村委会村民陈有从的账面上,不仅有分成,还有公司对林地的租金。现在,全家年收入过万元很正常。

 
通过灯光的照射,一幅雕刻在黄龙玉上的画作清晰地展现出来

    侯德升说,龙陵县对于小黑山环境的治理,不仅仅停留在建立利益分配机制上。政府从环保、城建等部门抽调了近30人,组成矿山整治工作组,这个小组常年在矿山周边巡查,对于发现的私挖现象及时制止,并对非法矿山予以取缔、关停。

    12月12日早上,龙陵县凯达珠宝交易市场。早上7点,交易市场的店铺都还没有开门,但是地摊上的黄龙玉毛料市场已经开始交易了。

    32岁的周东船是一位毛料商,他正在与一个地摊卖家讨论收购毛料的事情,最终花了300元钱买了2块山筋石毛料。“现在好一点的毛料已经越来越少了,多买点防备着哪天开不了张。”他之前在加工碗的厂子工作,一个月收入1800元。改行后,每天的收入都在100元左右。问及毛料的来源,周东船说,是在矿山上一个私人老板那里夺标买来的。

    象达乡人姚木龙的毛料,也是从私人老板手里买来的。“现在政府管得严,手上的毛料就这么几块。”姚木龙说,以前石头随便挖,现在拿一块料都不容易。

    龙陵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黄龙玉对于这个小县城来说,意味着财政收入。目前,龙陵县从事黄龙玉加工、销售的个体私营企业超过800多户,从业人员达6000多人。黄龙玉产业对龙陵县第三产业的带动最为明显,县里注册的运输车辆增加了2000多辆,不断增加的出租车和星级酒店不仅提高了县城的形象,还带来了很多就业机会。

    家住龙陵县城龙华路的杨忠兴今年43岁,他之前是烟草收购站的一名临时工,每月工资1000多元。随着大批为黄龙玉而来的外地客商光顾龙陵,出租车的需求量增大,他决定开出租车赚钱。现在,他月入3000元左右。

    从龙陵县客运站搭上杨忠兴的车到公盘交易中心,不到3公里的路程,收费10元。途中,杨忠兴指着车窗外的一块块空地,逐个介绍:“这些是外地老板投资盖的房子……这些是黄龙玉加工厂用的地……现在全县的发展,就靠这些人了。”

 
龙陵县黄龙玉协会会长侯德升

    黄龙玉要扬名,先从“立名”开始

    黄龙玉究竟算不算玉石?今年2月1日,《珠宝玉石名称》为其初次正名,黄龙玉作为天然玉石进入国家标准。

    “在国家出台名称国标之后,有些地方产的类似龙陵黄龙玉的原料都叫‘黄龙玉’,甚至把一些显晶质结构的黄蜡石也叫‘黄龙玉’。”侯德升解释,黄龙玉主要是以二氧化硅为主的隐晶质矿物结合体,那些以次充好的石头,对龙陵黄龙玉的品牌是一种损害。

    侯德升不仅是龙陵县黄龙玉开发管理办主任,也是龙陵县黄龙玉协会会长。黄龙玉的“正名”行动,他是主要参与者。为了黄龙玉,他已不记得往北京飞了多少次。

    侯德升说,早在2007年10月26日,云南省质检部门便邀请国内著名的专家学者到龙陵,考察矿山、评估市场,希望出台黄龙玉分级的地方标准,后因名称原因一直到2009年才出台该标准。2009年底恰逢国家标准《珠宝玉石名称》的调整时间(每5年调整一次),龙陵黄龙玉进行了积极的申报,但在召开的第一次专家组会议上23人只有6人认同黄龙玉。龙陵方面随后又找专家鉴定,一直持续到去年11月份,专家组会议通过。

    如今,龙陵县黄龙玉协会正在与中宝协、国检中心、中国地质大学等单位合作进行黄龙玉基础研究报告。这份报告包括黄龙玉质地结构、成矿条件、致色原因、化学元素、微量元素,以及黄龙玉文化。

    “我们争取明年出台《珠宝玉石鉴定》的黄龙玉鉴定标准。”侯德升说,鉴定的出台不仅能让黄龙玉得到更多的认可,同时也能剔除那些以次充好的黄蜡石,为黄龙玉未来的市场做好规范。

    发掘黄龙玉的文化,也是“立名”的重要一步。从去年年底到现在,龙陵县相继举办黄龙玉旅游文化活动周、龙陵黄龙玉雕刻大赛、黄龙玉高峰论坛等活动,吸引了众多国内的玉石专家和玉雕大师。龙陵县委书记杜春强说,黄龙玉产业的做大做强,与雕刻大师的巧手有重要关系;文化研讨和技术交流,将推动黄龙玉的研究,激励更多的优秀人才投身黄龙玉产业。“活动的举办旨在吸引更多的商家、玩家、藏家参与黄龙玉加工销售,拓宽黄龙玉流通贸易渠道。”杜春强认为,众多大家思想的交汇,必将对黄龙玉产业化、规模化、特色化发展起到极其重要的促进作用。

    在侯德升看来,文化的发掘必将会带来旅游产业的发展,因此,龙陵县发展旅游的“三张牌”——黄龙玉文化、抗战文化、温泉休闲养生中,黄龙玉文化是第一张牌。

    玉雕人才的培养,发展了黄龙玉产业

    龙陵县的长远发展目标是,成为全国黄龙玉最大的加工集散地。在龙陵县对黄龙玉的发展规划中,有一点很重要:要加强人才培养,吸引外地优秀的工艺师及高等艺术院校的大学毕业生到龙陵创业,并发挥名人效应,采用以师带徒方法培育新人。

    玉不琢,不成器。只有将毛料雕琢成精美的黄龙玉工艺品,才能让其价值最大化。龙陵县流传着“3000雕工聚龙陵“的一段佳话:黄龙玉被发现之后,全国的雕工都来到龙陵做黄龙玉雕刻。但深究起来,这些雕工大多来自福建、河南、广东、江苏等地。公盘交易中心挂在墙上的19位玉雕大师介绍中,别说龙陵县人,云南本地的大师也只有3位。发展当地的玉雕人才,势在必行。

    侯德升说,目前龙陵县已经在该县的职业高级中学设置玉雕班专业,并在龙新乡、龙泉乡开办了30人左右的玉雕班。象达乡不久后也会有一个玉雕班成立。

    龙陵县职业高中的玉雕班,设在教学楼一楼。走进教室时,学生们都在一台机器面前练习雕刻黄龙玉。三年级的学生大多已在各个玉雕厂实习。一、二年级的学生则大多白天练习玉雕手艺,晚上学习文化课。学生中有一位来自缅甸,他叫王宸毅,父母在瑞丽做翡翠生意。他的梦想是学成出师,成为玉雕大师。

    龙陵职中玉雕专业的负责人尹仁龙透露,玉雕专业始于与保山市残联合办的一个项目,目的是帮助20多个残疾学生学一门手艺。这批学生中出了一个玉雕大师——高发操,他不仅获得大师称号,在腾冲的产业已达上百万元规模。2009年,学校的玉雕专业正式招生,目前有学生200多人,大多来自龙陵本地。

    “现在的规模还不够,我们将继续扩大办学。”尹仁龙说,目前学校已经与福建华盛玉雕加工厂合作办学,由玉雕厂出资培养学生,并带厂里的30多位师傅进驻学校。

    全国玉雕大师沈德盛是上海人,在业界有“晶科状元”的美称。他也是龙陵县引进的一位玉雕大师,目前担任龙陵县职业中学的名誉校长。

    “现在的师傅大多只是在技术层面上的。玉雕的最高境界是神似,这要求工匠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平。”沈德盛建议,要让更多具有设计能力的人才参与到黄龙玉产业中,起到引领潮流的作用。

    谈及黄龙玉的发展,沈德盛说,未来黄龙玉的走势肯定是向上的,但短短几年内的价格暴涨,不利于打开国内和国际市场。他认为,黄龙玉的发展可以借鉴白玉的发展。“白玉之所以被很多人喜爱,主要归功于它是一种精神寄托,玩家带着把玩和欣赏的态度拥有它。”沈德盛说,自古孔子便有“君子比德于玉”的说法,“和氏璧”的故事也流传悠久。文人不得志时,往往将自己的思想寄情于玉,对玉的情感一直延续至今。黄龙玉要想长远发展,就要开发具有它自己特色的文化体系。(都市时报记者 孟俊 发自保山)

相关文章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