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中国文物造假分布图网上流传 造假重灾区遍布全国

作者: 来源: 日期:2012-03-19 09:46:00 人气:

制图 铁勋

    今年2月,一套拍出2.2亿元天价的“汉代玉凳”被人质疑产自江苏邳州的作坊,历时一年多制成。在这之前,一件被称作宋徽宗《千字文》的书法作品拍出1.4亿元的高价,但很快遭到收藏有唯一真迹的上海博物馆质疑。

    接连两起天价“文物”遭质疑事件,一直没有明确的说法,让很多人看得云里雾里。

    就在天价“汉代玉凳”事件持续发酵之时,一家专业艺术品网站从北京古玩市场入手,对文物造假问题做了梳理,绘出一张中国文物造假的地图。

    造假重灾区遍布中国

    雅昌艺术网发布的《地下作旧产业调查》显示:

    陶瓷造假重灾区包括江西景德镇、河南(洛阳孟津南石山村、禹州神垕镇、宝丰县)、浙江龙泉地区、广东潮州等地;

    青铜器造假重灾区则是以河南洛阳伊川县烟涧村为代表的制假村;

    玉器造假重灾区包括河南(南阳镇平县石佛寺镇)、安徽(蚌埠),这些地区主要是汉代玉器造假地,辽宁是全国90%的仿制红山玉的聚集地;

    书画造假重灾区涵盖天津(鼓楼地区)、北京(潘家园、琉璃厂)、南京(夫子庙和清凉山古玩市场)。

    类别一:陶瓷

    分布范围:全国

    景德镇陶瓷历史悠久,专门制作元明清官窑高仿品。当地瓷业管理机构景德镇瓷局的数据显示,包括没有登记在册的个体、私营作坊在内,景德镇市陶瓷企业不下4000家,从业人员10万多。

    在这里,随便走进一家作坊,到处都能看到摆放着烧制的瓷器,各朝各代的官窑瓷器随处可见。这里不仅接受高仿的高级定制,也能批量生产。北京各大古玩市场的作旧瓷器大都出自这里,做瓷器的民间高手也在这里“隐居”。

    河南最著名的三个造假地区是河南禹州神垕镇、洛阳孟津南石山村及河南宝丰县。当地农民制作的高仿工艺品足以以假乱真。

    这篇调查中举出一个例子:某专家在北京一古玩市场地摊上发现一尊“北魏时期的陶俑”,遂上报进行“抢救性”收购。但随着市场上这种“北魏陶俑”越来越多,有专家提出质疑。后来警方介入,顺藤摸瓜,查出这批陶俑是河南洛阳孟津南石山村的高水旺仿制的。

    河南当地媒体曾对此做过报道。

    类别二:青铜器

    分布范围:河南、湖北、山西

    河南省伊川县烟涧村是中国著名的“青铜器之村”,因出产高仿青铜器而闻名。

    调查中列举的数据显示,这个村子的专业加工户达300多家,从业人员1880多人,主要产品有东汉马踏飞燕、东周天子驾六、战国方鼎、春秋莲鹤方壶及各种造型壁挂、仿古台灯等1000多类。

    以洛阳为中心的河洛地区存在数量众多的“青铜村”、“制假村”,不论男女老少都能制作青铜器。每天成千上万的仿古青铜器从这里流出。

    “河南造”是一个让收藏界和鉴定界都头疼的词,不少专家都曾经栽在“河南造”上。

    类别三:玉器

    分布范围:河南、辽宁、甘肃、浙江、安徽

    调查报告中提到:“天下玉雕数镇平”,这里早在两汉时期就开始制作玉雕。河南省镇平县政府官方网站上的材料显示,目前仅石佛寺镇就拥有13个玉雕专业村、六大玉雕专业市场,全镇从业人员达5万多人。

    镇平县所属的河南南阳是中国最大规模的玉器交易聚集地,从小如米粒的玉石项链,到高约两米的器具摆件,新疆和田玉、云南黄龙玉、俄玉、韩玉、阿富汗玉等应有尽有。

    安徽蚌埠是另一个让玉器收藏者谈虎色变的地方,在百来平方公里的蚌埠市区,分布有3000多家玉器加工作坊,组成了若干驰名中外的“玉器村”、“玉器街”。其间有近10万人以古玉销售业为生,约占市区总人口数的1/8,每年产品销售额近50亿元人民币,约占地区GDP总量的1/6。

    类别四:书画

    分布范围:北京、南京、天津、西安、江苏

    书画是艺术品市场上炙手可热的门类,张大千、齐白石等大师的作品被藏家们追捧。但走进北京琉璃厂,数量最多的仿制书画也都是这些大师的“作品”,还配上某某权威机构的鉴定证书。

    书画界行内将仿制水平较低的一类假画称之为行货。行货有着区域性特征,可分天津行货、南京假画、安徽仿品、潘家园货和其他地区仿货。

    其中以天津行货最为出名,且规模最大,从业人数最多,主要集中在天津鼓楼地区。其次是南京假画,主要集中在南京夫子庙和清凉山古玩市场等地。安徽仿品以仿旧水平高为特色,潘家园货则是价钱最便宜、水平最低的假画,主要吸引行外买家和旅游者。

    “中国收藏界的悲剧”

    这篇调查中说,瓷器、玉器、青铜器、书画等造假制品,最终都是流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拍卖市场和古玩市场;另外有相当一部分是出口到海外,再借助中国艺术品火热的风头,回流到国内,被中国藏家以天价买入,“海外回流赝品中国造,是中国收藏界的悲剧”。

    面对各类五花八门的赝品,有业内人士戏称,“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有资深收藏家和专家都曾表示,收藏品市场中,九成以上都是假货。拍卖市场上也同样让人惊心。中国当代著名人物画家史国良估算:“目前国内大拍卖公司的拍品真货占70%,余下30%是存疑的,而小拍卖公司的拍品假货高达70%。”

    都市快报记者昨晚从雅昌艺术网了解到,这家网站还在“3·15”当天评选出十大造假城市及十大造假事件,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汉玉凳”和“金缕玉衣”事件均位列榜首,中国文物造假地图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发布。

    据透露,文物造假泛滥、不良专家太多,导致整个市场鱼龙混杂。从制假到售假,这条产业链在中国已经发展成熟,不少地方成了销售假文物的“集散地”,谁也不知道,下一件出产的“文物”是出自哪个工匠之手。

    链接

    2.2亿元“汉代玉凳”疑为江苏商人加工

    宋徽宗《千字文》被疑作假

    2011年初,在北京中嘉国际拍卖会上,一套“汉代玉凳”被拍出2.2亿天价,成为当年拍卖市场的“最贵玉器”。但时隔一年,关于这套玉器是“国宝”还是“赝品”的争论突然爆发。今年2月,有网帖爆料,这套天价“汉代玉凳”产自江苏邳州,历时一年多制成。

    邳州宝玉石行业协会会长汪如棉直言,这套“汉代玉凳”2010年产自邳州市,当初是作为高仿工艺品出售的,他还几次被请去做指导。玉器作坊老板赵先生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承认,这是他用了一年多时间做成的,根据明代老件仿造,仅梳妆台22个工人就花了7个月,都是分部件生产好再组装的。玉凳以260万的价格卖给了河北石家庄的买主。

    此后,两人却都否认有过类似说法。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玉文化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李维翰认为,从这套玉凳的纹饰和工艺上看,江苏邳州和安徽蚌埠都有这个工艺实力,但汉代玉器除了作为酒器之外,都是礼器,没有生活用具,不可能出现凳子和梳妆台。

    这起“汉代玉凳”事件持续发酵,但至今还没有明确的说法。

    宋徽宗《千字文》被疑作假

    今年1月,一件被称作宋徽宗《千字文》的书法作品,在深圳拍出1.4亿元的高价,但作品真伪很快遭到质疑。质疑者是收藏有宋徽宗《千字文》唯一真迹的上海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主任单国霖说,目前存世的宋徽宗瘦金体《千字文》确实是赵佶赐予童贯的书法作品,但只有一件,而且收藏于上海博物馆,他从未听说过有两件,在深圳拍出的这件作品应当是赝品或临摹品,“现在假拍与赝品很多,做局也很多,很难说”。

    对此,广东中翰清花拍卖有限公司负责征集拍品的艺术总监刘沫林回应,上海博物馆所藏的是手卷,而拍品是册页,内容相同但形式完全不同。至于这件拍品经由什么专家鉴定,刘沫林不予透露。

    一位书画界资深人士认为,这件拍品疑点极多,对于作品的鉴定,广东这家拍卖公司基本在自说自话,尚未看见有业内认可的书画鉴定学者的发言。

相关文章

    没有资料